佛山市保樂進出口貿易有限公司

瘋狂的熔噴布:從2萬元/噸漲到35萬元/噸!(熔噴布真的是噴出來的)

來源:鎮江民生頻道作者:鎮江生活瀏覽數:8 

新冠肺炎疫情發生以來,口罩需求量激增。而制作口罩最關鍵的,就是中間一層熔噴布,一時間,熔噴布也成了稀缺商品。昨天,安徽人胡先生向我們欄目反映,稱他在揚中花了34萬,采購了一噸熔噴布,結果有一大半都是劣質產品,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安徽人 胡先生:

真的是口罩最中間一層,是最關鍵的一層,它是透氣防水隔菌的,它有一定的韌性,拉不裂,有一定的韌性,你看,有一定的韌性,可以拉,假的你看,假的就跟紙一樣的,像爛紙一樣的,手一拉就破,做口罩根本做不了。

7號上午,記者在揚中市興隆鎮燎原村,見到了胡先生以及他購買的熔噴布。這種布料與口罩中的熔噴布看上去一模一樣,但是只要稍微使勁一拉,就會寸寸斷裂。

胡先生告訴記者,他們的公司位于安徽滁州市天長縣,原本是從事電動車充電器生產。受疫情影響,從今年1月下旬開始,工廠停工了一個多月,為了能及時給工人發工資,挽回一點損失,他們公司從3月初開始,轉行從事口罩生產,但是最大的困難就是熔噴布稀缺。

安徽人 胡先生:

也是朋友介紹的,說揚中有,我每天定點就在這邊找,找這個貨源,之前也找了幾家。

4月2號,

胡先生在朋友的介紹下,

得知興隆鎮燎原村

一家小工廠里有現貨,

他立刻趕了過來。

安徽人 胡先生:

我也看到他這邊有五、六臺機器,按它產能來算,它確實一天有這么多貨在這里。我檢查的,他外面放的一圈都是好的,里面呢,我相信他有工廠,有實體在這邊,不會假的,里面我要看,他說你不要看了,跟外面肯定一樣的,我也就相信了。

胡先生告訴記者,他當時在沒有簽合同的情況下,付了34萬現金,把貨拉回了公司。但是回去后卻發現,沒有檢驗的熔噴布都是劣質產品,根本不能用來生產口罩,他當時就回到揚中,找到這家工廠,但是對方卻不承認是自己銷售的。

安徽人 胡先生:

太不道德了,而且我們這個產品是出口的,也不是說民用的什么的,現在都是往國外出口的

事情是否像胡先生說的一樣呢?所說的一樣呢?記者隨后來到了胡先生采購熔噴布的這家工廠。廠門口貼著"吉祥車行"的牌子,車間里擺放著四臺機器,正在生產熔噴布,車間里彌漫著粉塵和刺鼻的氣味。

胡先生稱,這家工廠使用的原材料中,有一種上海賽科公司生產的聚丙烯產品,但是該公司已經發過聲明,表示從未明示或默認該產品可以應用在熔噴層無紡布領域的加工和應用。

胡先生認為,這也就意味著該工廠生產的熔噴布可能會有問題。對于記者的到來,工廠負責人有些激動,他聲稱胡先生購買的熔噴布與他們無關。

工廠負責人:

銷售者是在丹徒那邊,因為他丹徒那邊沒有人收,跟我們沒關系,你跟人家老板買,你找人家老板去。

工廠負責人表示

賣熔噴布給胡先生的是一個丹徒人,姓徐,布料都是他暫存在這邊銷售的,根據工廠提供的電話,記者聯系上了這位徐先生。

丹徒熔噴布賣家 徐先生:

我沒有生產,我就是從人家那里,你這一家,他那一家,收的這個熔噴布,收過來,收多了,從那邊,價格稍微便宜點收過來,然后到這邊,加點利潤銷售。

徐先生表示,他是從丹徒多個小工廠,收得零散的貨物,然后經人介紹,到揚中這家工廠來集中銷售,但他也表示,自己收的貨物絕對都是合格產品。

丹徒熔噴布賣家 徐先生:

當時他們在那邊都看了,該搞的都搞了,該查質量的都查了,說一個晚上過來,說你這個布質量不好,胡先生回去肯定把這個布調換了。

雙方各執一詞,始終沒有達成一致。隨后,記者跟隨胡先生來到揚中市市場監管局興隆分局反映情況。該局一位分局長當即受理了投訴,并立刻展開調查。在采訪中,記者也從胡先生口中了解到,目前,在揚中這個小島上,已經掀起了一場生產熔噴布的狂潮,而且市場魚龍混雜,產品質量也是參差不齊,經常出現"三無"的假冒偽劣產品,讓許多口罩廠吃了大虧。那事實真是這樣嗎?

安徽采購員吳先生在西來橋鎮,花了34萬購買了一噸熔噴布,回去后就發現,并不符合口罩生產試用標準,但是因為沒有簽合同,廠家也不肯承認,他們只好自己把布料處理掉了。

安徽滁州采購員 吳先生:

沒有檢驗,這個緊張,緊俏,著急就拿回來了,這貨現在我們這邊給處理掉了。

據吳先生介紹,

揚中現在很多小作坊,

都開始生產熔噴布,

但是很多都是不合格產品,

根本不能用于生產口罩。

那么,事情是否像吳先生說的一樣呢?

根據吳先生提供的線索,記者走訪了揚中西來橋兩處熔噴布生產區域,這里共有3家工廠在生產熔噴布,車間里同樣彌漫著刺鼻的氣味和粉塵。其中2家企業使用的原料,都是賽科公司的聚丙烯材料。

每家工廠門口,

都有不少來自河南、貴州等地的采購員,

焦急地等待廠家出貨。

外地采購員:

沒有貨了吧,我都買完了,每噸38、39、40都有,韌性要好,均勻度要好。我都早上五點起來找貨。

這名采購員告訴記者

她從4月2號開始,就忙著幫人采購熔噴布,價格一路從每噸32萬漲到了39.5萬,那么,這些廠家是否取得相應的證照,生產的熔噴布質量是否過關,能否用于生產口罩呢?

西來橋某熔噴布生產廠負責人:

現在就是認貨買貨,你認為我的貨好,你就買走,責任我都概不負責的。

這些生產企業都表示,熔噴布沒有具體質量標準,他們也沒有相關的生產許可證,貨物出廠概不負責。據一些揚中本地人透露,熔噴布往年最便宜的時候,甚至只有一萬元一噸,價格水漲船高之后,不光是企業開始大面積生產,甚至一些居民在家都開始投產。

揚中知情居民:

主要集中在西來橋鎮、八橋鎮、油坊鎮,甚至揚中其他鄉鎮也開始展開了些業務。租用一些地方,小的廠房或者小的房子,然后把電壓變壓到380伏就行,必須用380伏的高壓生產,小房子甚至接近于廁所,它們旁邊的一些地方,他們生產的地方環境也不太好。

隨著熔噴布價格提高,相關的原材料、機器、模具等市場也逐漸火爆,記者在西來橋鎮街頭看到,只要是從事五金產品的商店,都在銷售熔噴布生產模具,而且沒有現貨,只能預定。

西來橋某五金商店負責人:

一天一個價,你買得多價格不是固定的。

那么,對于熔噴布行業,

相關部門是否采取了相應措施,

來規范市場和企業經營行為呢?

記者從揚中市市場監管局了解到,所謂"熔噴布",學名為"聚丙烯熔噴材料",目前揚中有相關經營戶約500家,從3月開始,市場監管部門就收到相關投訴126件,主要集中在證照、質量、價格三個方面。

相關工作人員介紹,聚丙烯熔噴材料根據原材料的不同,可以用于生產口罩、尿不濕等多類產品,行業內也沒有統一的質量標準。

揚中市場監管局工作人員:

這個產業標準,熔噴布的標準,現在是到2020年7月份才開始生效的,有標準,但是現在沒有執行,國家有國標,現在的標準叫行業自定標準。

因為國家標準還沒實行

口罩廠家對于購買的貨物無法用于口罩生產的投訴,相關部門也就無法進行查處。但是,目前揚中已經成立了行業規范化整治工作領導小組,對聚丙烯熔噴材料生產企業營業執照、特種設備使用,以及生產經營情況,開展聯合整治。

揚中市市場監管局副局長 王成:

對于這些企業違反相關法律法規的行為,我們都下發了書面的限期整改通知書,下一步,我們將回頭對這些企業整改情況進行回頭看,如果對限期整改,沒有整改到位的,我們將嚴格依據法律法規,進行規范管理,達到處理一個,教育一片的目的。

編 后

俗話說物以稀為貴,我想這也是揚中熔噴材料短期內價格暴漲的原因,但是公開數據顯示,全國多個省市都上線了相關的生產線,熔噴材料貨源緊張情況有望扭轉,我們也希望采購人員和生產廠家保持冷靜,不要盲目生產、購買,避免因此帶來經濟損失,同時,更要注意產品質量,不能被暴利沖昏頭腦,要努力實現行業的健康持續發展。

來源:鎮江民生頻道